菲律宾博彩娱乐网站登入:第七十六章 曲夭夭的秘密


本站公告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小说网 www..la】,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。

    曲夭夭楞了一下,咬咬嘴唇,犹豫了一下。

    还是问道:“贺飞,如果不是呢?

    如果我不是为了你,留下来的呢?”

    贺飞笑了笑,眼神清明,看着曲夭夭。

    问道:“曲夭夭,你现在喜欢我吗?”

    曲夭夭这下,倒没有犹豫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贺飞笑得分外开心,看着曲夭夭。

    认真地说道:“曲夭夭!不管你是不是因为我留下来。

    我只知道,你喜欢我,答应做我女朋友。

    这是我最开心的两件事,不管你为什么留下来。

    因为这两件事,我都会照顾你,保护你。

    还有一件事,曲夭夭,今天之后。

    我不会当你是女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曲夭夭楞了一下,疑惑地看着他。

    他笑笑,直接吹了声口哨,得意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说道:“曲夭夭,你没听我爸妈说吗?

    只要你愿意,我们贺家可以随时娶你。

    曲夭夭,我把你当媳妇儿了,你先习惯一下哈!

    媳妇儿!”

    曲夭夭脸色一红,啐了他一口,说道:“贺飞,你少得瑟。

    谁要做你媳妇儿……”

    贺飞得意地按了电梯,笑道:“这事儿不由你,由我。

    媳妇儿,早点睡,明天给你带早餐哈!”

    电梯门关上了,曲夭夭摇摇头,笑笑。

    朝房间里走去。

    客厅中,她妈抱着胳膊,坐在沙发上,等着她。

    曲夭夭一进门,笑嘻嘻地和她妈打了个招呼,说道:“妈!这么晚了。

    累不累?你要不要洗个澡睡觉了?”

    她妈吴兰英拍拍沙发旁边的位子。

    冷笑道:“曲小夭,你糊弄我和你爸一天了。

    怎么样?现在有时间了吧!

    来吧!说说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曲夭夭心中一惊,看着她精明的老娘,眼神牢牢地锁定她。

    心中一横,索性抵赖到底。

    装着无辜地说道:“妈!你说什么呢?

    我哪有糊弄你们,贺飞不都和你们说了吗?”

    “贺飞?你少给我拿贺飞当挡箭牌。

    别人不知道你,我还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曲小夭,你是我生的。

    你一撅屁股,我就晓得你放什么屁?”

    她妈抱着胳膊,盯着她,冷笑道。

    曲夭夭面露苦相,喊道:“妈!要不要这么粗啊?

    好歹您曾经也是一名光荣的小学人民教师,好不勒?

    勿要噶粗(不要这么粗鲁),好伐?”

    曲夭夭开始和她老娘卖萌,说起了上海话。

    她妈盯着她,冷冷的目光中充满不善。

    冷笑道:“好啊!曲小夭,有出息了。

    在北京一个月,翅膀硬了,和你妈来这一套了。

    可以啊!仗着有贺飞撑腰是不是?

    行啊!我明天就问问他晓得江浩伐?

    你和江浩哪能回事体(怎么回事?)

    分了吗?你来北京之前,他还到家里寻侬!

    我告诉你,曲小夭,你最好别给我来脚踩两只船的把戏。

    你妈我虽然宠你,只要不太离谱,凡事都由着你。

    可你今天搞这一出,你妈就不能不管。

    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?你看看贺飞家。

    人家这么大阵仗,就差把你八台大轿抬回去娶了。

    你妈给你说的你都忘记特了?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上,你好捣糨糊吗?

    曲小夭,你花头经不要太足!这些事情,你今天不和我交代清楚。

    我明天就会回了人家贺飞家,省得你给我搞点事情出来。

    我和你爸没脸见人!”

    曲夭夭脸色一变,相当难看。

    她看着她那气鼓鼓,盯着她,毫不妥协的姆妈。

    良久,终于叹了口气,说道:“姆妈!你到底想哪能?(你想干嘛?)”

    她妈看看她,脸色稍缓,说道:“夭夭!

    妈妈只想让你知道,你如果希望爸爸妈妈支持你。

    你至少要让我们知道,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再有,你做这个留在北京的决定。

    是真的想好了,还是一时冲动做的的决定。

    你明白你做这些决定,需要承担的后果吗?

    夭夭,你是女孩子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不能随心所欲,你真的想好了吗?

    夭夭,告诉妈妈,到底怎么了?

    你应该知道,你做这个决定,爸爸妈妈有多担心。

    你也看到了,我们连夜就来北京了。

    你不给我们一个交代,我们是不会放心的。”

    曲夭夭低下头,沉思片刻,她了解她妈。

    今天这事儿不说清楚,她不会罢休的。

    她叹了口气,轻轻说道:“妈!我和江浩已经分手了。

    他有女朋友了,我在微信上看到了。

    上海那边的工作也出了些状况,我想试试,在北京有一个新的开始。”

    吴兰英不说话了,她看着曲夭夭。

    女儿是她生的,她感觉到曲夭夭平静的话语中,有一丝疲倦和无奈。

    半晌,她朝曲夭夭伸出手。

    轻轻说道:“过来!囡囡,妈妈抱抱!”

    曲夭夭鼻子一酸,扑了过去,缩在吴兰英怀中。

    眼圈有些微红了,吴兰英摸着她的头,轻轻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良久,她轻轻说道:“这些事,贺飞都知道吗?”

    曲夭夭摇着头,有些抽泣,说道:“他不知道!

    他……我和他……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很多事情……我还没有想好……”

    吴兰英的眼神一沉,眼神中划过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她拍拍曲夭夭的肩膀,等她的情绪平复下去。

    将她轻轻扶起,看着曲夭夭,认真地说:“囡囡!

    听姆妈说,过去的就让它过去。

    既然你想在北京有一个新的开始,那就好好试试。

    贺飞,他比江浩更适合你……”

    曲夭夭一惊,她看着吴兰英,脸蛋微微一红。

    嗫嚅道:“姆妈!你才刚刚认识他……

    你都不了解他,你不晓得,他一堆的毛病,他……”

    吴兰英笑了,打住了曲夭夭的话。

    轻轻说道:“夭夭!妈妈不了解他。

    但妈妈了解你,我晓得我的女儿适合什么样的男生。

    贺飞某些方面很像你爸。”

    “像我爸?他哪里像我爸了,他哪有爸爸这么细心,他……”曲夭夭鄙视地说。

    吴兰英打断她的话,说道:“夭夭!你看事情不能看这么表面。

    细心这些小事,将来到了生活中可以慢慢磨合。

    我说的是他对你的那份心,这孩子做技术的。

    虽然情商不高,但心眼比较实在。

    今天吃晚餐时,你妈都看着呢!

    他有担待,我说了几句话。

    人家就把责任都揽过去了,对你也是真喜欢。

    你小事上作作,人家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但我提醒你一句,大事上你要拎得清。

    贺飞再怎么样!也是北方男人,有些事情,他也要面子。

    你不要太过分,不是什么原则问题的事,能过得让它过。”

    曲夭夭皱皱眉,横了她老娘一眼,说道:“姆妈!

    这才多久?他刚刚才和我谈恋爱。

    你不好这么偏帮他的,他本来毛病就多。

    你要是再偏他,他还不晓得多少嚣张。”

    吴兰英冷笑道:“曲夭夭!你得了吧!

    他毛病多,我看你毛病也不少。

    你多大了,这个时候谈恋爱。

    终归是冲着谈婚论嫁去的,我警告你。

    好马不吃回头草,那个江浩虽然是个小开。

    我总觉得他没有贺飞这么诚心,你耗在他身上的时间也有一年多了。

    没见他带你去见家长,以前你不响。

    以为我就不清楚吗?我告诉你,曲夭夭。

    女人的青春多少值钱啦,这男人不管条件多好!

    只要不娶你,就赶紧给我踹了。

    有空的,不娶还要陪他玩,你脑子进水了吗?

    还好分了,曲夭夭,就是你不分,我也会让你分。

    贺飞这样的,你才谈了多久。

    人家所有家底全部都抖给你看了,七大姑八大姨也给你见了。

    这才叫诚心,你要是踹了人家。

    等于是人家的笑话,我告诉你,曲夭夭。

    贺飞这样的,现在已经难找了。

    女人这方面要有脑子,那个江浩再有钱,只要不娶你。

    他的钱和你没有半毛钱关系,你看看贺飞。

    他们贺家就一个儿子,你要真嫁了他。

    我看那傻孩子的心眼,估计什么都是你的。

    你现在最值钱的时候,我警告你啊!

    曲夭夭,别把一手好牌打烂了。

    再说,曲夭夭,你给我装什么装。

    江浩和你谈恋爱的时候,没见你们住一块儿。

    你现在这个房子,我看衣柜里都是贺飞的东西。

    你都和他这样了,侬还想哪能?”

    曲夭夭脸一红,有些心虚,喊道:“姆妈!

    你怎么这个腔调啊!现在什么时代了,又不是说住一起就一定要嫁的。”

    吴兰英就呵呵了,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。

    食指直接朝曲夭夭的额头戳了过去。

    戳得她捂住额头,一声尖叫,吼道:“姆妈,你就不能轻点!

    痛死特我了。”

    吴兰英抱着胳膊,冷笑道:“你还晓得痛啊!

    你别忘了,你是个女的,男人哄女人的那一套,你也相信?

    是不是傻?这种事情,男人又不吃亏。

    贺飞算是有良心的,人家直接就负责了。

    我问你,你是不是吃亏没吃够?那个江浩对你负责了吗?”

    曲夭夭揉揉额角,怒道:“我要他负个屁责,我又没和他那个。

    分就分了,谁都不吃亏!啥宁稀罕他负责,有什么了不起!”

    她老娘长出一口气,点点头,说道:“这还差不多!

    好歹在上海,我看得紧。

    没让你吃这种暗亏,还好便宜没有给他占光。

    否则现在你就是一个笑话,不晓得的,还以为你被人家吃干抹净。

    人家重新找了,你这个操作倒也对。

    囡囡,我告诉你,左右就一个男人,没什么过不去的。

    你现在找了贺飞,我觉得就不错,你抓紧的,发展得好,赶紧嫁了。

    他要是晓得,气死他,我和你说。

    男人都犯贱,好好的不晓得珍惜,以为你离不开他。

    你给我争口气,我们曲家的女儿,可不能这么贱。

    巴巴的往一个男人身上凑,这样就不值钱了。

    女人就是要活得明白,你要是风风光光嫁了,还嫁得好。

    他就该不平衡了,那个时候,大家都晓得是你踹了他……”

    曲夭夭的妈妈滴滴叨叨,话语中满是战斗的激情,人生的经验。

    听得曲夭夭一汗,说道:“姆妈!好了,怎么被你说起来。

    我谈个恋爱,嫁个人跟比赛似的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又不是赌气……”

    她妈哼了一声,说道:“你懂个屁,你见过几个被甩的一方过得好的?

    这种感情的事,不开心一半是因为感情。

    另一半还不是因为不平衡?男人要是甩了女人,这个女人傻了为他守着。

    你以为他会同情你,在意你吗?

    你做梦吧!他笑你是傻瓜,人家得意着呢!

    拿你做背书,可以拿到别的女人面前,去炫耀他的魅力。

    那个江浩看起来人模狗样儿,没准心里阴暗。

    你说才多久,一个月前还跑到家里找你。

    一个月后就有女朋友了,这不就是存心恶心你吗?

    还好你不傻,你要真是哭哭啼啼,就让人看了笑话。

    曲小夭,你给我记住了,既然留在北京。

    把联系方式给我全换了,半点消息都别透给他。

    别给他有得瑟的机会,等你和贺飞稳定了,风风光光嫁了。

    恶心死他,晓不晓得什么叫做你做初一,我做十五。

    女人有这种狠劲,男人才会捧在手心。”

    曲夭夭眼神一寒,点点头,说道:“晓得了!姆妈。

    他要是跑到家里来打听我的事,你们也别理他。”

    她妈冷笑道:“这还用说吗?你妈又不傻,不会给他机会破坏你的。

    这种小瘪三,你妈晓得哪能处理。

    好了!时间也不早了,你等下也早点睡。

    我和你爸看你在这边,有人照顾,就放心了。

    我们明天再呆一天,后天就回去了。

    你在北京好好呆着,要是不开心。

    就回上海,上海永远是你的家。

    没什么大不了的,上海也能重新开始。”

    曲夭夭一惊,说道:“姆妈,你们才刚刚来。

    不要多呆两天吗?我陪你们到处走走。”

    她妈笑笑,说道:“囡囡,这次我和你爸来的仓促。

    屋里相一大堆事,还要回去处理。

    再说,你也要懂点礼节,毕竟你这是和贺飞谈恋爱。

    又不是马上要嫁人,我们停留的时间越长,人家总归要接待的。

    现在名不正言不顺的,不好太麻烦人家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,吃人嘴软,我和你爸得帮你留条后路。

    你和贺飞好好相处,处得好我们谈婚论嫁。

    处得不好,大家以后分开。

    也不会给人家诟病,说我们占了人家多少便宜。

    还有,夭夭,你和贺飞相处时也记得。

    眼皮子不要太浅,除非你死心塌地,打算嫁他了。

    否则,不要拿人家什么值钱的东西。

    到时候,就是要分也分得干净,不要等人家给你算账时难看。”

    曲夭夭笑笑,点点头,她这个老娘倒真是精明能干。

    门清,有这样的妈,后路也给她想好了,她倒真没什么后顾之忧。400.748g.com
澳门k7娱乐场网址 重庆时时彩后一手机app 重庆时时彩后一手机app 重庆时时彩开奖网手机版下载 bet365娱乐游戏手机app
7070彩票网 九五至尊MG视讯登入 旺旺彩票是真是假 申博官网盛大游戏 线上博彩最佳品牌
申博138娱乐网站 好日子彩票山东11选5 888真人开户注册 京城娱乐怎么样 赛马会资料大全
银河娱乐官网登入 ds太阳城娱乐网登入 ag环亚娱乐国际平台 五月丁香婷婷 金誉彩票网香港分分彩